許邦作

Since

許邦作蜂農
0933485546
facebook/
得獎記錄
蜂農故事

下著綿綿細雨的秋涼午後,花蓮縣壽豐鄉一處樹林底下停著一台裝有頂棚的發財車,許邦作與太太、小兒子戴著頭燈手拿竹片各坐車斗一隅,伴隨收音機流淌而出的輕快閩南語歌曲,3人專心挖取腳邊層層相疊的蜂巢片上,那一個個小杯裡的蜂王乳。

 

蠟燭兩頭燒一切為了生活

當兵前,許邦作待在台東太麻里幫父親耕作家裡的幾分田地,退伍後,轉而跟著姊夫到花蓮光復學習養蜂。問及為何選此作為終身事業?他說:「那時蜂王乳外銷日本每公斤喊到1萬2千多元耶!」曾躬逢其盛的許邦作說,1959年蜂王乳在日本掀起熱潮,然因採收費時費工、產量有限,轉而向台灣大量收購,所以1960、70年代政府鼓勵蜂農生產蜂王乳外銷日本,也讓蜂王乳創下僅次於香蕉、為台灣年賺4億外匯的熱銷農產品。即便那段日子被蜂農們視為「黃金年代」,無奈產量永遠趕不上市場需求量,就算價格不斷喊漲,「可每個蜂農卻都勒緊褲帶啃饅頭過日,因為把省下來的錢買糖讓蜜蜂們吃飽,才能增加蜂王乳的產量,」一旁雙手仍不停挖取蜂王乳的許太太補充。

 

爾後,許邦作帶著自己的幾十箱蜜蜂在瑞穗一帶獨立飼養,婚後為了孩子們的教育,於是北上遷至壽豐一帶定居。某次颱風天,他和太太一早趕去193線米棧古道林間搶收蜂王乳,誰知傍晚回程沿途山崩石落,就連跨越花蓮溪的米棧大橋都因大水沖刷橋面塌陷而封閉,那時一家老小仍在家裡需要照料,擔心不已的兩夫妻竟向友人借了鋤、耙,在河床上水流緩淺處理出一條路,然後冒險駕著車子硬衝,「和蜂巢的損失相比,無法回家的焦急更讓人難受⋯⋯」為了生活,蜂農常常蜂場家庭兩頭燒的心酸無人知。

 

健康亮紅燈 兒子意外接手

每年龍眼蜜採收季節尤其奔波,不但得趁著夜黑風高搶時間將蜂箱從台灣東移到台灣西,還得熬過與孩子一個多月的分隔兩地分隔,一次,許邦作還差點賠上健康。7、8年前,許邦作連續兩天透瞑開車移蜂到南投採收龍眼蜜,剛開始以為手麻腳麻是因為密集負重搬運,但開車途中愈來愈不舒服,於是趕緊叫其他人前來支援,可到了南投他仍動手工作,最後拗不過家人勸說前往醫院檢查才發現腦血管出現血栓,趕緊再由救護車轉送台中大型醫院治療。

 

「第一次跟著出去採蜜就遇到爸爸小中風,結果我就留在家裡幫忙一直到現在⋯⋯」那年,許邦作的小兒子許瑞忠大學剛畢業,讀的是財經,他說當時其實不知道要做些什麼,沒想到先是爸爸長期姿勢不良長骨刺無法工作,接著又因小中風短暫行動不便,就這樣,他意外的接手養蜂。問他至今覺得最辛苦的是什麼?他竟回答:「沒有假日!」的確,蜂王乳每3天採收一回,今天這裡採收結束明天又是另一處的開始,「原本3個人的工作量如果少了一個,其他兩個就會很辛苦,」加上爸媽年紀漸長,為了讓他們提早回家休息,正值30年華應是生活多姿多彩的許瑞忠總是天天上工,貼心支援、完成每天該做的工作。

 

踏入養蜂至今6、7年,許瑞忠為父母親一生的志業做了總結:行行都有不為人知的辛苦,照顧蜜蜂沒有秘訣,凡事「照起工」就會有品質優良的蜂蜜與蜂王乳;生產純天然的產品讓消費者因此而健康養生,就是養蜂人家最欣慰的回饋。

蜂農影像